加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湿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白兔白01

发布时间:2021-01-21 07:13:18 阅读: 来源:加湿器厂家

第一章

每个以男性居多的群里,都会有几个这样的女群员,她们是群的焦点,每一

出现,左拥右簇,如众星捧月。

我曾把这种情形产生的原因归结于性别,后来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现在在去找一个人的路上,她告诉我说,她在北京西站,让我去找她。我

不知真假,不知道是否在逗我玩儿,但我还是去了。因为,我已经两个月没有碰

过女人了。

我想,最差的结果,就是我被骗了,我找不到那个叫的兔兔的女孩儿而已。

如果真被骗了,我就住在那边的朋友家里,假装路过。

我叫一时兴起,妄想症患者。脑子里每天都有很多妄想在横冲直撞。

每当我看见好看的女人,我的脑袋就会自动编排出很多淫虐情节,当我多听

她说几句话,就能自动推演出她的呻吟声、叫床声,甚至还能想到姿势。

因为这种不堪入目的能力,我开始写小黄书。

因为发在文学区的小黄书,进了一个群。在群里认识了几个黄马褂,几个天

使,还认识了兔兔,就是今天要去见的女主。

她在群里当着所有群成员的面,无所顾忌的撩我,告诉我说今天她和老公吵

架了,老公一气之下去朋友家睡去了。

她邀请我过去和她作伴。并明目张胆的说,来了要好好干活儿,不能两三分

钟就完事,最起码要把本兔送上高潮。

我不信,众人自然也不信,大家都哈哈一笑了事了。

但是她又私下告诉我说,今天真的可以让你爽一炮,我在西城某某处等你。

但是你在群里不要表现出你要来的样子,你要假装怂了。

随后兔兔又补充道,我就说到这里,来不来你自己琢磨下,然后发来一张咪

咪图,我点开一看,还挺大,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

我已经月余没有上过小妞了,兔兔的这个提议搞得我心痒难耐。去吧,有可

能她真是在骗我,搞得我很没脸,说不定还会在群里嘲笑我;不去吧,又确实欲

火很旺,怕错过了原本可以抓住的机会。

思虑再三,我还是决定过去,我想,如果真是被兔兔骗了,我就住在朋友家。

总比以后回想起来,觉得错过了机会而后悔要好。

想好之后,我快速的冲了个澡,着重洗了洗鸡巴,就出发了。

我一边在群里说,兔聚,这太远了啊,我去了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可回不来了。

我还是不去了吧。

我一边私信兔兔说,兔兔,我出发啦,还有地铁,一个小时左右到你家。洗

白白,张开腿等我哈,么么……

兔兔一边在群里说,一时兴起聚聚快来啊,我都洗好了,腿都张开半天了,

快来快来。

一边私信告诉我,下地铁之后怎么走,进门之后走路轻一点,别被邻居发现。

地铁就这么一路开过去,一路上我心中都在打鼓。我想不会这兔兔是个人贩

子吧,她再团伙儿作案把我卖了,搞个残疾去乞讨?我要不要把位置发给同学,

万一明天找不到我,就以这个地址报警。

我又想,我干脆出地铁直接就去同学家住着算了,万一兔兔说的是个假地址,

我可就丢死人了,说不定还会被警察扣住。越想越觉得有问题,心里越来越打鼓。

但是想归想,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向兔兔靠近。哪怕有十分之一的可能,我

也要试上一试,一个多月不曾开荤的我,真的是饥渴难耐了。我真的好像肏点什

么东西啊,哪怕是鱼!我擦!!

我下了地铁,直奔兔兔家走去,并不远,几分钟的路。

边走还边还私信兔兔发消息,告诉她我快到了,做好准备。

兔兔回,有什么好准备的?不过两腿张开完事儿,简单。

随后兔兔又在群里说,一时兴起聚聚怂了,我都张开双腿了他还不敢来。我

几句挑逗就能把他吓跑,哈哈,也真是胆儿小呢。

我在群里回复说,我没跑啊,只是今天太晚了,距离又远,我过不去。

我边走边发消息,一想到一会儿就能艹到兔兔,鸡巴就硬的老大,蹭在裤子

上又酸又痒,很影响走路。

辗转了好几条社区小路,终于来到了兔兔的门口。

我不敢敲门,只是在QQ上私信兔兔说,兔兔,我到门口了。

过了一会儿兔兔回我说,这么快?我老公现在还没有出去呢,稍等一会儿哈。

随后,我听屋里吵吵嚷嚷了几句。我便在楼道里抽烟,侧耳仔细听他们到底

在吵啥。但是并不能听清。

再过了五分钟,一个男的出来了,应该是兔兔的老公。随后一个女的跟到门

口说,你滚啊,有种你今晚都别回来!然后嘭的一声摔上了门。男人气呼呼的往

外,并不理会女人的话。

看他走了过来,我猛吸了一口烟,假装若无其事的对他说,兄弟,小两口吵

吵架也正常,哄哄就是了,怎么能说走就走?

兔兔老公看了我一眼说,兄弟,你是不知道,我家里这骚货太不讲理了,太

欠艹了!我今儿说什么也不在家里住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就下楼去了。

我琢磨了下他的话,这骚货太欠艹了,是啊,如果不是这样,我站在这里又

是为啥呢?

私信兔兔,兔兔刚才那人是你吗?很好看啊!

兔兔回我说,穿这么多都看出来我好看了?那一会儿我脱光让你看看更好看

的地方,你岂不是要秒射?

我说,那可真说不准。但是,只要兔兔足够骚足够媚,就算射了我很快又是

一条好汉,会很快又硬起来的。

兔兔说,先别吹牛,一会儿不给我来两次,你别想睡。

我说,好好,别说两次,我给你满上,行了吧。

兔兔开了门,招呼我赶紧过去,随后轻轻关上了门。

兔兔跟我说,射满算什么?有本事你把我喂饱,那才算你厉害。

我进来之后,仔细打量这个女人,全身赤裸,皮肤白净细嫩,双胸摇摇欲坠,

腰细腿长,比预计中好看很多,两腿并的很紧,走路暗露淫态。

她半张着嘴,两个板牙略明显,但是很好看,我乍一看就觉得眼熟,像谁来

着,对了,像是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暮光之城》里的女主角。

我问,你真是兔兔吗?没想到你这么好看。

兔兔说,好看吗?哈哈,第一次见我的人都这么说哦,哈哈。

我一把把兔兔揽在怀里,说,你老公刚离开一会儿,你就这样赤身裸体的勾

引男人,你究竟是有多骚?

兔兔说,又不是你老婆,骚点不更好吗?再说我是偷人,骚点才带劲,傻帽!

我哈哈一笑说,倒不是不喜欢,只是没想到你能骚到这种程度。

我让兔兔在前面走,兔兔完全没有一丁点不好意思,走路依然是双腿紧并。

我在后面感慨道,兔兔,你走路的时候,这两条腿并的可真是紧啊?

兔兔问我说,好看吗?

我说,非常好看,并且诱人。

兔兔坐在床边搔首弄姿,故意问我,怎么个诱人法?

我欲火攻心,扑上去把她按倒在床上。对她说道,怎么个诱惑法?就是想要

把你立马扒光、就地正法,哪怕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兔兔双手按在床上,不想趴下,边苦苦支撑边说,在大庭广众之下我怎么敢

这么骚?——嗯,你别压我!

我问,哦?为什么不敢这么骚?

兔兔说,马上要被你草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一发骚,自己就先湿了,要

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裤子湿了两条腿算怎么回事,并且多难受。

我说,你不是走路时两腿夹的紧吗?夹得紧就会蹭来蹭去的,你流出的来的

淫汁可以给你润滑啊。

兔兔说,算了吧,你当我B里能有多少水啊?

随后兔兔又问,你真觉的双腿并紧走路好吗?

我说,当然,也只有这样才算美腿吧,X的O的都算不上美。

兔兔说,好看归好看,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

我说,嗯?哪里不好了?我觉得哪儿哪儿都好啊。

兔兔说,像我这种双腿并的紧的,走路时总蹭着B,蹭着蹭着就成黑木耳了,

别人看见了,总觉得我有多欠操似的。其实我这根本就不是草黑的。

我说,你可不是欠操吗,这么大老远的还让我过来。

兔兔说,现在我没话说,但是我被第一个男朋友开苞的时候,就已经黑了。

那傻逼边埋怨我B黑边拿走了我的初夜,现在想想都还觉得生气。

我说,有啥好生气的,被谁拿不一样啊,大家都是凡夫俗子。

兔兔突然愣了一下说,你这么说好像还挺有道理,我觉得气消了些了。

我说,既然这样,那就赶紧撅好,解开了你心结,你得肉偿。

兔兔说,B就在这儿呢,跑不了,你快去洗洗,尤其是好好洗洗JB,别我

一会儿吃的时候还有味儿。

我说我不管,我已经两个月没有操逼了,我现在就要肏你。

兔兔,噗的一声笑了,说,看你那馋样,行吧,你先松手,我翻个身,躺下

给你肏.

我松开兔兔,她翻了个身,整个阴部就展现在我面前。这种东西,我已经两

个月没有见过了,看到后我猛吞口水。

粗略的看了大概,虽然是挺黑的,但是形状不错,两篇阴唇像蝴蝶的翅膀一

样,干脆利索、不沾不滞。

我心头突然一念闪过,不知道兔兔的逼,在被草的时候,会不会像黑蝴蝶振

翅?

我让兔兔把她的腿尽量大的敞开,托住她的腰用力往床边带了一段,这样兔

兔的逼就正好挂在床边了。

我脱下裤子,JB早已硬的一发不可收拾,马眼上也都已经渗出了水丝,我

把整根JB贴在兔兔的蝴蝶逼上,左右拨弄了几下JB,好滑,再左右划了几次,

JB就已经通身湿透了。

兔兔的阴唇又薄又大,现在已经被淫水湿透了。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

的阴唇,觉得稀罕,就拿JB在她的阴唇上滑来滑去。并用另一只手的拇指拨弄

兔兔的阴蒂,这个很有触感的小东西还没被我拨弄几下,兔兔就已经娇喘连连了,

不,应该不叫娇喘了,那夸张程度,恐怕已经算得上是叫床了。

兔兔对我说道,别玩儿我了,快进来吧。

我哦了一声,继续在外面蹭来蹭去。

兔兔哀求道,肏我,快点,求求你。B外面有什么好玩儿的,里面又湿又暖

和。

我奸笑了一下,说,既然真想要,喊我!

兔兔喊宝宝

我不进去

兔兔喊老公

我不进去

兔兔喊大几把

我不进去

兔兔没法了,急的问想让她喊什么我说,骚女儿,喊我爸爸兔兔突然羞的满

脸通红,但是还是软软的喊了声爸爸我说,把整句话说全了兔兔两手捂住脸哈哈

大笑,然后说,爸爸,女儿的骚逼痒的不行了,爸爸快给我止痒,爸爸快肏我,

里面受不了了。

看兔兔说这种话的时候,居然害羞了,我心满意足,把硬的不行的JB往下

一压,滚圆锃亮的龟头就已经陷入了兔兔的骚逼里,兔兔的上身突然弓了起来,

深深的啊……了几声,然后身体疯狂的向我靠近。

我站在原地不动,任由她饥渴的下身一寸一寸的吞噬我的JB,不一会儿,

整根JB就已经被她完全吞没了。

本来她这种姿势就很费劲了,现在还把我的JB全部吞没了进去,累得不轻,

眼看着兔兔的额头、上身,都冒了一层细细的汗。

我看着有些心疼,于心不忍。我就伸手给兔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本来就

没有化妆的额头突然显得更加明亮了。兔兔嘻嘻一笑,也擦了一下脸上的汗,跟

我轻声说,快爱我。

兔兔这突然卸去悍妇之气的娇柔一笑,竟然令我身心一震,虽然随后兔兔又

恢复了之前的骚浪之态,但只那一下,已是刹那芳华,那一下里,我看到了伊莎

贝拉·斯旺。

我已经完全不在留心挑逗这种无聊的事,我按住兔兔,将我那根早已经过分

膨胀的JB在兔兔的骚逼里疯狂抽插。

我到底肏的是谁,我说不清楚,说是兔兔的心、兔兔的肉体,当然没有问题,

但是不知为何,我总是隐隐觉得,胯下之人除了是兔兔,还有一部分是克里斯汀

·斯图尔特。

我双手举起兔兔的双腿,并使劲往上往两侧压,最后把兔兔的两条腿都压在

了她的肩膀上,告诉兔兔让她自己抱好,别掉下来。

我则双手搂住兔兔的下身部位,开始对她的骚逼疯狂穿刺。

大概是因为姿势的问题,我在兔兔身体里抽插,会遇到些别样的阻碍,而那

种别具一格的阻碍让兔兔的阴道显得格外紧致。

已经两个月没有操逼的我,对这种挤压感十分上瘾,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狂动

不止,不一会儿就干的骚兔泣不成声了。

这样持续肏了兔兔三分钟的样子,我也开始大喘气了,而被我肏的花枝乱颤

的兔兔,已经媚眼如丝,全身汗津津的,几缕发丝因为汗的缘故粘在脸上,看上

去无比香艳。

我忍不住亲了一下兔兔,把她往上搬了些,而我也来到了床上。

让兔兔躺好,双腿翘起,我再次插入兔兔的身体。再次被塞满的兔兔,爽的

倒吸一口凉气,随即又是一声长长的呻吟。

我腰身慢慢挺进,直到全根没入。JB在兔兔的阴道里缓缓滑行,沿路探索

这兔兔的内在结构、褶皱纹路、阴道延伸方向。

因为慢,和骚兔摩擦的所有感觉,都来得及一一体会。只有久旷之人,才可

能像我现在一样,感慨操逼是一种多么美妙的事情。

南昌麻将免费下载

炎黄大陆OL手游

全民养成之女皇陛下

月光之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