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湿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宾的性半生124127

发布时间:2021-01-21 07:02:22 阅读: 来源:加湿器厂家

第124章

羊绒和羊绒制品价格相当高,并不需要大的仓库,但要很安全。公司进口的

羊绒制品都存在二楼大仓库的套间小仓库里,小仓库没有窗户要经过大仓库才能

进入。所有出货都交由公司办的自营商店办理,打有了羊绒制品,特别是羊绒大

衣和西服后,商店胡经理下巴都仰起来了,咧着嘴看着每批货的流水就像自来水

一样源源不断的入账。

宾每次都会去仓库认真查看入库的羊绒制品,羊绒围巾,开司米,大衣和西

服的设计,配色,用料,工艺。现在这些货品有市场,没有必要花钱去找专门的

广告商怎加成本。宾鼓捣着自己学习摄影拍摄样品,可以做成产品册寄给客户,

他很不噱人们有市场时就不注意维持客户的短视做法。

库管员齐昆都会默默地等在一边。瘦高的小齐高中毕业后去当了三年兵,复

员后作为外贸子弟进公司做了库管员,平时话语不多。当宾拿着摄影器材和书籍

在大仓库空旷的一角布置样品,安放三脚架准备学习拍照时,小齐开始插话了,

「王科长,你这样不行,要有反光和散光,背景光也要根据样品的颜色来选。」

宾提为副科长单独作业务后,不太长在公司待,习惯于人们叫名字或者经理

长辈们叫小王,每次听人叫王科长都要想一下才确定是在跟他说话,「哟,你懂

摄影?」

「是啊,我一直都在学习摄影,你陆续留这里的几本书我都读过,还找了老

师请教了一些构图和用光,照相机我也拿去用过了,真是个好相机。不好意思没

经过你同意,我很小心的,只有我用过。」

「那倒没什么,你照的相片呢,让我看看,如果真不错的话,以后就由你来

摄影。」

齐昆兴奋的说:「你等着我去拿,那你帮我看一下门。」

「我懂,我出去在门口等。」

宾退出仓库关上门,看着瘦高的身影三下两蹦的下了楼梯,过了一会小齐气

喘吁吁跑回来手里拿了一叠相片。宾翻看着相片,有静物照,动态照,人物照,

生活照,还有自然风景,多数相片的取景角度和用光很好,从宾的角度来看相当

专业。相片上的齐昆看起来比真人还美,是个上相的人。

宾抬眼细看小齐的脸,偏刘海半遮的长额头,单眼皮眼睛不大,合适的鼻子

和小嘴,排在细长的瓜子脸上刚好合适,与瘦高的个子,长长的铅笔腿一配,如

果化个妆,开个眼线,染上眼影,还真有点当时刚刚兴起的模特的味道。

齐昆的脸在宾反复比较的目光下泛起红霞,宾放下相片说:「嗯,这样我去

跟你们主任说一下,看可不可以借用仓库拍些照片,你来拍上几卷试试。」

齐昆高兴的说:「真的,太好了。可现在不行,我得布置一下,借些灯光设

备配一下光。如果主任答应了,你下午再过来吧,你告诉我要拍那些样品。」

「你要是有什么朋友适合上镜也可以请来试试,拍得好就用在图册上。你拍

的时候我能在旁边观看嘛?」

「当然可以。」

「好啊,麻烦你把小仓库门打开一下。」

宾进去挑了一些有代表性的产品就离开了。宾下午再来到仓库,看见仓库这

一片有都腾空了,布置了黑白两个背景,反光板,闪光灯伞,电线都有小心的安

排,看来是有花心思。宾点点头安静的坐在角落和几个看热闹的人看着齐昆和另

外两个年级相同女孩,按预演的配光从各种角度先以静物的展示方式拍下相片,

再把羊绒大衣,开司米,围巾穿戴在身上试着做些模特动作又拍了些照片,颇有

专业摄影师的味道。

看着齐昆她们拍照,欣赏着美丽,宾想起上午看过的自然风景相片突然改了

主意。

宾过了两天带着这些产品相片回到家递给林佩,「看看怎么样,有没有冲动

要挑几件。」

「这相片上的女孩是谁呀?」

「公司库管员和她的朋友,看重点盯着那两张脸看什么。」

「嘿,你还别说,真不错,我们公司的人看了肯定要买。」

「别介,说好的。外贸和本市的客人一律不卖,缺货。你知道,那太过招摇。

小盒子里有四件开司米,你们一人一件。羊绒大衣还是免了,别自找麻烦。」

「那有四个人,我们一家就三个女人。」

「明知故问,还有那大盒里的围巾和开司米赶你出差前送家去,她们自己挑

或者让我妈分。」

「我没时间,明天就走,你去呗。」

林佩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大盒子,「不跟我一起回去,爸妈又要唠叨我。」

「我没法回去,老爷子最近为湖东的地盯得太紧,逼我退了。你那好姐妹怎

么到了我妈哪,一高兴嘴上就没了把门的,啥都漏个底掉呢。」

林佩在门口停住回头噘着嘴,「那就都得我兜着,她聊高兴了,我去挨训。」

「没辙,谁让你是正庄呢。再说下午我还得汇报这批发货呢,什么事都要讲

清楚,别让我一人担着。」

宾接着补充道,「我们下次出国回来的时候,记着再带套单反相机吧。」

林佩人在门外问,「你不有一套嘛。」

「我送人,这水平做库管员可惜了。」宾发着感慨,林佩又探回头,「你说

谁呀,又打什么歪心思。」

「噢,没谁,我想再做笔投资。」

林佩走回家关上门,「你说什么?忙成这样我们都见不上几面,你还有心思

投资,怕是又要做什么坏事吧。」

「绝对没有!我只是突发奇想,也许能成。就是做也是让她去做,省得又不

知道聊出什么更大的麻烦。」

「你是说马素贤。」

「对,我先找摄影的谈谈。」

第二天宾回到公司把底板和相片交给商店胡经理,胡经理是个年纪与宾差不

多的人,长的有点尖嘴猴腮,也是个鲍牙,离开财会现在也算是个科级了。宾心

里想着财会科的人怎么都是鲍牙呢,「看看,效果不错吧,这样你卖起这些货来

更容易。」

胡经理接过相片大致一看随手递给了商店财会晓玲,操着公鸭嗓子,「老王,

下批货啥时候来,不够卖呀。」

晓玲拿着相片看了几张,抬起笑脸媚着眼说:「王科长,您的摄影水平够高

的,」被胡经理打断,「要这干嘛,你看现在货都不够分的。」

宾笑了笑拿出信封递到胡经理手上,「喏,这是昨天从你这买货的钱,你点

一下。」

「咳,你付什么钱,我找总经理签个字算作样品打到成本里就完了。」

「那不行,一码是一码。」

宾随手把钱递给会计晓玲,回头对胡经理再次强调,「我们可是说好了,不

卖本市和外贸系统,你可别害我。」

「哪能呢。」胡经理那语气一听就不坚决。

「我先走了。」

「呃,王科长你等一下,钱给多了。」

宾站在商店通向公司的后门口答道,「噢,不多,我是按你们列的单价给的。」

公鸭嗓子有点急了,「老王,你这是打我的脸。呃,你怎么看见我们的单价

的?」

晓玲跑过走廊细软的手紧紧拉住宾的手,眼神似水温柔的说,「王科长,你

可别让我为难,还得给您送家去。」

宾转回来对胡经理说,「我扫一眼桌子上你的价目表就看见了。那这样,你

帮我个忙,这多出来的钱走个账付给仓库的小齐作为劳务费。」

晓玲插话道,「这些相片是小齐照的,真利害,可那也用不了这么多吧。」

「劳有所得嘛。」

齐昆拿到了那笔钱,当她得知这是她的劳动所得根本不信,想着宾一定有所

图谋找到宾想问清楚,宾淡淡的说,「你先坐下,你觉得你有可能成为一名摄影

师吗?也许还是一名模特呢。」

「我!怎么可能,就那么几张相片。」

「我看好你的潜力,想在你这里投笔资,数额不是很大。你呢慢慢考虑一下,

这套相机算送给你的工具,作专业摄影设备肯定差点,缺什么配件再买。钱呢是

开办费,你要是决定干起来,头一年的费用我们算一下我包了,但你得去湖东市

帮我照一套风景相片。我会请人指点你,如果你要是坚持下来,三年内你挣的钱

我们各家一半。要是你尽了力可公司还是垮了,就相机归你,你再找个工作,我

也想办法帮你介绍,这只是万一不行的后路最好别用。」

「那你为什么这么看好我?」齐昆满眼都是怀疑,「直觉吧。」

「你当真?没别的。」齐昆再次认真看着宾的眼睛问。

「当然,投资嘛总得冒点险。」

宾嘴上回答着,心里想着这么瘦高的女孩,骨感的女人在台上走着,特别是

化了妆也许还养眼,可真要抱在怀里即没胸也没屁股,用力操时还咯的生疼,放

弃就放弃吧,应给会有更大的投资回报。即使真的没成功,再想别的事也不迟。

齐昆经过几天的思考,从公司辞职由马素贤带着去了湖东花了三天照了一大

堆从早到晚各种角度美轮美奂的风景相片。

回来后几个人花时间挑出几套,一套寄给鸽子,马素贤拿一套开始联系电影

和电视摄制组推荐拍摄地点。赶巧就有了一个摄制组需要这种外景,跳过他们与

湖东市政府直接签订合同用场地拍摄。马素贤和宾并没有就用景合同的归属问题

去找湖东市政府理论,只是详细记录以后陆续有发生的多起各种用地,留待以后

谈判一并解决。

第125章

储运科长曲妩星,小心谨慎,细心大权独揽,所有公司的重要运输报关业务

都要亲自过目,好像科员们都会出错似的。宾武断的想这大概也是虞敏在科里不

开心的原因之一吧。人长得清秀细腻,眼睛,鼻子,嘴都非常合适完美的排在圆

脸上,显得漂亮文静。父亲是文联小有名气的作家,享受高级文人的待遇,自小

耳濡目染养成一种文艺气息,举手投足都是淑女的范儿。

公司这样的神秘报关出口,曲妩星自然是小心谨慎要亲自办理,还得宾陪着

以备有什么特殊情况。宾按时间从江市飞回到都市,在机场等曲妩星从文市飞过

来后,两人一起坐火车去港口城市报关运输。

宾在火车上知道虞敏已返回文市,也知道虞敏并没有参与储运科的日常工作,

打问虞敏都在做什么,在储运科不做运输干什么。曲妩星颇为不满的说不知道,

虞敏的工作从不用她直接安排。宾就此判断这个人不可小觑,千万要小心对待,

决不可得罪小人。

曲妩星在闲聊中又主动提起她丈夫,她知道她丈夫小光和宾是中学同学。宾

早就听说有个中学同学老婆在外贸,并没有去认真打听是谁。现在才知道这位美

女是他的又一个不学无术的中学同学的老婆,两人还有一个女儿。小光个子不高

应该跟他老婆差不多,没有认真上班,靠家里的背景这几年也混得不错。

曲妩星到了海关后细心认真完成报关,宾看得出来她是有所准备的,没有什

么疑问顺利办理完出口。两人在回程火车上为躲清静在时间空档来到餐车,没有

太多的选择,宾买了一瓶苹果酒坐在空荡荡的餐车里给两人倒上。

「来庆祝一下,感谢你劳苦功高。」

曲妩星喝了一口,「呃呀,这苹果酒这么甜。」又主动倒了一些在杯子里。

曲妩星喝了酒话就开始变多了,抱怨公司为什么要做那么多的出口业务,每

项业务她都要亲自过问,得了解运输要求,有没有特殊的报关文件。特别是羊绒

业务这种许可证出口,更是要小心谨慎,还搞得跟地下工作似的。而且这些所有

业务都是宾来了之后,或者就是宾一个人开展的,带来这么多的麻烦。抱怨完公

司又开始埋怨她老公小光,一天瞎混不务正业,宾才发现她心里居然有这么多的

负能量。

宾一直是耐心的听着,这才回应道,「这公司的业务是为了创汇,可我同学

是你自己选的,这该没什么可抱怨的。歌词里怎么长的来着,噢,我们的未来在

希望的田野上。」

曲妩星一顺嘴说漏了,「我就没看上他,可第二次见面他就,我只好结婚了。」

宾体谅的换了话题。

两人赶在傍晚回到都市,曲妩星说的多喝的也有些多,她没有想到这水果酒

的后劲还会这么厉害,有点晃悠和宾来到公寓,进门后还是细心的检查一下她房

间的门锁,去卫生间马上出来扶着墙说:「我头有点晕,扶我一把回房间。」

宾听到了羊对狼的邀约,当然不会客气,抚起曲妩星另一只手往下就摸在圆

润的屁股上。她摇晃着身体想摆脱那只手,「你干什么,别这样。」

曲妩星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的靠在宾的身上。宾把发软的曲妩星压在墙

上吻住嘴唇,啄吸着嘴里淡淡的酒味,用手去拨她的衣物,曲妩星脸色绯红,目

光妩媚。宾并没有脱掉她的衣服,手伸进裙子在她的半推半就中褪去裤衩,松开

自己的皮带和裤子,抱住曲妩星的腿把她上身斜支在墙上一顶就在「噢,」声中

进入阴道,开始在她语无伦次的话语中轻松的一下捅到底。

「啊,嗯,不舒服。」

宾停下动作一靠曲妩星换成双手环抱住宾,贴身坐在阴茎上呻吟。宾转身把

她放在厅里的桌子上,撩起裙子用手揉捏眼前白嫩的圆臀,分开双腿再次轻松的

从后面桶入阴道。曲妩星头向上仰双手抓住桌边,嘴里随着宾的动作哼哼唧唧的

呻吟。「噗嗤,噗嗤,」的声音越来越大,宾双手握住曲妩星的腰把她拉向自己,

宾努力的一次次顶到底部的软肉,「啊呀,啊呀,」曲妩星浑身无力,大口大口

的喘气着,久违的快感回来了!宾急促的呼吸着奋力冲刺,一股热流浇在阴茎上。

「呃哟哟,我不行了,你停停。」

随着宾抽出阳具带出的细流从曲妩星大腿根往下滑,宾双手一抱身体走入房

间,待宾把她放在床上。曲妩星撩起被单盖住自己的脸,在宾扯掉裙子后她配合

的区分开腿,宾双手抓住柔软饱满的乳房,用手指搓捻站立的乳头,轻松的再次

进入阴道,两人同时发出愉悦的声音。

宾抚住曲妩星的腿用力的进出着,层层湿热包裹住宾的阴茎,阵阵快感传遍

全身。饱胀充实填满曲妩星阴道的每个角落,她咬着嘴唇坚持着。

曲妩星甩掉被角满脸通红蚊声说,「我不行了,」感觉自己好似快死了一般,

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除了急促的呼吸,软的好似被抽去了骨头。

宾继续着越来越快,曲妩星的阴道痉挛着,张着嘴只有出的气了,断断续续

的抱怨,「你怎么这么久啊。」

宾心里回答道,你这一天从头到尾的抱怨不停,我都心烦,你老公不出去混

才怪呢。可宾并不想这么快结束,对同学的老婆拔出凶器,把曲妩星反过来拍拍

她的屁股。曲妩星把屁股再往上撅让宾抚住顶到了底,「啊,太长太粗了。」

强烈的层层包裹和深入令宾血脉膨胀,抓住细腰肥臀,宾抚住肉臀奋力冲刺,

没多久曲妩星就扬起头,长长的「啊」了一声,再次迎来了她的高潮,身体开始

剧烈颤抖,大量的水被带出,大口大口的深呼吸着。

曲妩星肉穴不断收缩痉挛,穴口由宽松变得紧密紧紧咬合着体内的肉棒,夹

得宾舒爽无比,抽插地更加卖力,断流的水慢慢变成了白色的泡沫沾在交合处,

「停,停一下,啊,都肿了,我受不了了。」宾并没有停下继续着,曲妩星无力

的趴在床上,身体随着冲击前后耸动着。过了一会儿宾才大力抓住臀肉紧紧地顶

住趴在曲妩星身上,大口的喘息着喷发了。

曲妩星缓过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哦,好久没有这样过了。」没有得到宾

的回应继续说着,「刚结婚我们挺好的,打我生完孩子后,我老公就有点变了。

最近有些钱了,更是有时就在外面瞎混。」

又想数落她老公的不是,可宾早已没有了和这些同学的交集,这才善意的提

醒她,「你在家也这样报怨连连吗,说的太多有时不一定好,我猜你以前应该不

是这样,一定是最近你有了太多不顺心的事,凡事往正面看。我也就是胡说,你

别太当真,男人们都会烦唠唠叨叨的人。」

曲妩星若有所思想着,宾起身关上门回到另一个房间。

第126章

随着宾小心谨慎的开始业务并不断进展,三个人在不同的城市碰面的机会大

增,关系不断密切。与章爱莲离开了文市熟人的视线就不管不顾不同,曲妩星始

终小心谨慎,不是只有两个人在一起决不表露出任何超出正常同事工作关系的举

动。

章爱莲最不满意曲妩星的装模做样,人前人后大不同,搞得大家在一起时太

过拘谨。就与宾商量为以后方便,提议找个机会想办法来一次三人行,大家都赤

诚相待也就没必要互相瞒着了。宾当然对此有所期待,同时心里立即有了大致的

场景设计高兴的答应了。宾当然没有想到虞敏的介入打破了所有的可能,关系又

回到了原点。

虞敏看着宾低调的做着业务,让经理们十分重视,想参与其中,毫不忌讳以

前的过节直接跟宾提起,宾客气的回答等业务量做大了再说吧,给直接回了。

虞敏的科长曲妩星从来不管她有什么业务要做,两人的关系永远只是停留在

虞敏向科长报备要出差去那里而已,而关系不错的章爱莲也只是嬉哈的一带而过。

虞敏不甘心,侧面打听知道是些许可证出口生意,大家都含糊得不交实底。从公

司商店嘻嘻哈哈乐开怀的胡经理那里,虞敏知道是和羊绒与丝线有关,就更想参

与以此离开储运科。宾和几个相关业务科长来往于几个城市,她偶尔还会与宾擦

肩而过,知道宾是有意躲着她,以此判断宾一定与这几个人有某些事情不想让她

知道,想以此逼宾同意让她参与其中,不管到什么程度,事在人为。

虞敏找到关系已开始慢慢疏远的林佩,瞎聊了一阵后提出请老同学去跟宾提

一下,她想学着做一些出口业务,让宾教教她。同时旁敲侧击的跟林佩提起,宾

与公司的几个女同事过从甚密,有传闲话。这是令林佩最为尴尬的,不担心老公

有女人,就怕旁人的指指点点惹人烦,只好问:「你怎么知道的?这可是第一次

听说呃。」

「嗷,我是听人们传的给你提个醒。再一个我知道他们几个经常前后脚出差

到同一个城市。」

「嘿,一起出差常有的事。再说现在这种事弄得官不办,民不究的,我还得

自己去过问一下,你说这都是什么事。」

林佩十分生气虞敏的这种伎俩,后悔当初没有听老公的,回到家对宾说,

「我给你说过离虞敏远点,我知道她是什么目的。她们有传你的闲话,给我马上

停止闲话上的事。」

「什么闲话?什么事都没有。那种人也就是家长里短的嚼舌根而已,她给我

提过几次想参与到我现在的业务,门都没有!」

宾信誓旦旦的补充到,「我们大家可只是相互配合的工作关系,这些业务不

能公开,当然外人看着有点神秘,也就只有虞敏会东拉西扯的。」

「你们?还相互配合!怕在不合适的地点做些什么相互配合吧。总之,我不

要有人指指点点。」

宾看着老婆生气的样子,一个立定站好,脚后跟跳靠在一起,手掌向外来个

英式敬礼,「是,长官。」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以史为鉴。」

宾一转身又拿出一个精致的包装,「你瞧,这几天都在忙,还没来得及给你。」

「什么?被抓住了吧,看来是真的,想拿什么来贿赂我,门都没有。」

林佩一脸的正气,可以打开一看是维密品牌的内衣,眼神立刻就亮了,怒目

变成上眩月,「你个家伙怎么就知道我想试试这个牌子有些日子了,其他的先不

谈,来帮我看看合适不合适,好看不。」

林佩在宾的帮助和注视下换上维密胸罩和内裤,在穿衣镜前前后后左左右右

转着身体,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胸罩里并在一起高耸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沟,被内

裤提起来的翘臀,满意的点点头。「尺码刚合适,正好!」

又从衣柜里找出衣物,穿上合体的薄外衣,收身衣裙看着整体效果,看着宾

问:「怎么样?」

「嗯,效果真好,比你以前的牌子更合适。」

「真的假的,那也是名牌耶。」

林佩眼里有了春意,红霞开始染上白皙精致的脸。看见宾配合的开始解皮带

夸张的说,「你不至于吧!」

「呃,你等等,让我把这些脱了,别把它们扯坏了,」宾一把把林佩按在穿

衣镜前,「就要这样的效果,这么漂亮成熟的老婆等什么。」

林佩手扶着衣柜门站着弯腰晃动翘臀,看着宾的动作眼里泛出期待,「还这

么漂亮成熟的老婆!那你还一天出去捻花惹草。」

宾并没有脱去林佩身上的柔软垂感贴身的连衣裙,只是撩起裙子露出细腰密

臀,拉下维密提臀内裤,在从后面插入阴道的同时,一手拍在撩起的裙子下光洁

圆润的臀肉上,在「啪,」的一声中文,「我有吗?」

「呜,没有!只要没人传闲话就没有。」这种时候林佩更是没有哪怕一丝的

不悦,「咿呀呀,我他妈现在就是贱。你给我买上件合适的内衣,就感动的不行。」

林佩及时的忍住没有漏出后面半句,但还是在呻吟中不出声的在心里念了一

遍,想到你又把其他的女人怎么样了就不能忍了,我现在可真的有点变态了。

「呃哟哟,记住千万别让我下不来台。」

宾虽然没有承认,可面对林佩的质疑和她低到卑微的请求,还是坚决的斩断

了与章爱莲和曲妩星的关系。无论如何不能由于这样的事影响到公司的业务和在

家里脆弱的平衡。万一那天某件事把林佩惹毛了,那可就是真的万劫不复了,孰

轻孰重还是掂量的来。东边日出西边雨,又不是什么割舍不得的。

宾开始刻意安排行程避免长时间与曲妩星和章爱莲单独相处。委婉的态度变

化,立刻就被曲妩星的感觉到了,现在家和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不能继续了也就

无所谓停止。章爱莲则表现得不能忍,这样好的机会刚来就要失去,心情十分不

爽,她立刻猜到肯定是虞敏从中传话作梗。既然被猜到又背后挑唆,也就不怕面

对,找机会就会在人不多,虞敏又能听见的时候说出,「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

坊。又不是什么好鸟,做的什么事还当别人不知道,去传些七大姑八大姨的闲话,

当心闪了舌头。」等一系列恶毒的话。当以后虞敏出事,落井下石跑在前面章爱

莲就是之一,更阴的还是曲妩星。

第127章

蚕丝制品又是中国的另一个大宗出口货物,中国的丝织产品在世界上是数得

着的。与羊绒刚好相反,国家不允许出口低等级原料,野生短钎维丝作为原料和

他的制成品,质量和价格远没有长钎维的桑蚕丝和柞蚕丝好,也是专业出口公司

不噱的产品,每年就是一些专业出口公司特许出口一些一级许可证的长丝线。

国外厂家对丝线的需求很大,某些产品并不是一定要用到价格高昂的长丝,

只要价格合理,短钎维丝线也很有市场。同样有出口许可证的限制,市场也面临

相互竞争。宾想法不在加工上浪费人力成本,利用公司可以拿到的二级许可证,

出口一些粗糙的短丝线编织品,结构很松散进口商可以轻易的分拆成细丝线用于

别的制品,象是丝织地毯上。

羊绒和丝绸的次生品这两项业务在法规不健全,监督不明确的灰色地带只要

悄悄的变通,利用时间差短期可以产生不少业务。关键是研究透市场,货源,在

许可证制度上找出漏洞,在被堵上和人们蜂拥而至之前建立起渠道。宾并不十分

频繁的悄悄做着,从不同的口岸出口。

宾联系的短丝线,经理们设想以手编工艺品出口,为求低调进货都通过公司

的商店,这下胡经理又是高兴的不行,安排会计晓玲全程配合。晓玲三十多岁,

个子不高,宾只是知道她离婚后带着和第一任丈夫生的男孩又结婚了。

宾把联系好的货品并不急着入库占压资金,而是等待商人的合同。胡经理是

个见面三分熟吃喝我最大的人,公司送到手的业务自然十分上心。知道宾的老婆

出差了,中午一定要拉着宾在办公室喝酒拉关系,宾以跟老婆发过誓戒酒了,抿

了两口就不再喝酒,胡经理颇为不爽,和商店的业务员把打开的酒喝光,胡经理

喝高了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晓玲没有参与但一直坐在门口的办公桌旁深情款款的看着。业务员起身去上

厕所,没意思的宾也起身准备离开,晓玲低声嗲嗲的叫一句,「王科长,」抓住

宾的手按在脖子下方已解开扣子的皮肤上,宾的手指一片滑腻,应该是抹了粉!

宾的心一动转到椅子背后,手顺着细滑的皮肤从胸口伸进衣服和胸着,捏在同样

滑爽柔软的乳房上,晓玲的脸向后靠在宾的身上,侧仰的脸上一副陶醉的表情。

「我一直盼着有一天能和你在一起。」

晓玲的目光里一片妩媚期待,宾点点头说,「来个快餐!」

晓玲并不十分明白快餐的意思,从宾的眼神中她猜到宾是要在这里马上就来,

在办公室还有人在侧!寻求如此远远超出她想像的刺激,晓玲的眼神明亮起来全

无惊慌,起身拉着宾来到走廊旁边的小房间锁上门,没有窗户的小房间一片黑暗,

只有地面门缝透进一丝光线。晓玲脱掉裤子手扶墙撅起屁股,宾从后面没作任何

预热就直接插进颇为干涩的阴道,两人都感到疼痛,勉为其难的抽送,刚有了水

声走廊里传来走动的声音。

「去我家吧,就我一个人,」晓玲声音颤抖地说,「好,我在公司外面等你。」

宾勉强把坚硬的阴茎塞回裤子,晓玲听听外面的动静,悄悄打开门出去看了

一下回来给宾打个手势,还不忘再亲一下宾。

晓玲领着宾来到她在市邮局对面的一栋二层老楼,面对楼梯的一套两室房,

进门是厕所和厨房,走廊的两边一边一间。关上门来到房间,晓玲娇涩得像个小

姑娘,红着脸在宾面前缓慢的脱衣服,宾坐在沙发上欣赏着留下许多岁月痕迹的

熟女身体,软软的乳房没有下垂,可表面已开始不再光滑饱满,大腿上也是有些

小的凹陷,平滑没有赘肉的腹部显现在窄小的裤衩之上。

「你有锻炼保持身材。」

「是啊,从你进公司开始,我就坚持着为这一天。」

晓玲转了一圈,脸蛋白净,目光纯净,眼角眉梢还带着些知性沉静的风韵,

白色裤衩里肉肉的宽臀和细窄裤腰上的细腰。宾喘气变粗想动手去脱衣服,晓玲

说:「别动让我来。」跪在跟前缓慢的帮宾脱衣服,任由宾亲着嘴和抚摸着柔软

的乳房,揉捏乳头。帮宾脱光衣服,晓玲蹲下拉下宾的短裤,宾的阴茎弹出立在

眼前向她致敬,「呀」刚才已体会过那种粗长,可还是吃惊那个大脑袋的巨大长

相。

晓玲张开嘴用舌头舔着龟头,断续的说:「从你进了公司后,我就没有过。」

仰起眼睛看着宾怀疑的眼神继续说,「我生完孩子后,就发现我的第一任丈

夫有跟别人,一气之下就离婚了。熬了几年,再婚后发现我现在的丈夫根本不行,

一碰还没进去就完了。现在他为躲我长年住在外地的办事处,那个苦啊,你说我

离婚干吗,应该各玩各的两不相欠。」

「可打我看见你进了公司,我就觉得有盼头不苦了。」

晓玲一只手柔软的握住阴茎上下轻轻套弄,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后面的蛋

囊,宾「嘶嘶」地吸气起身躺在旁边的单人床上一柱擎天。晓玲羞涩地脱下白色

的裤衩,分开双腿跨坐在宾身上,用手扶着宾的鸡巴,对准自己的阴户,湿淋淋

的包住慢慢地坐了下去,「嘶」晓玲倒吸了口气,用手扶着宾的肩膀不动,这种

龟头直顶花心的感觉还是无法承受。

「你的也太粗长了,受不了,真值。」等蜜穴稍微适应了点之后,晓玲轻抬

丰臀,并不熟练地开始前后摇晃上下套弄起来。宾享受着,欣赏着乳房柔软飞舞,

握住那对跳动的玉兔大力揉捏起来。蜜穴传来的快感让晓玲浑身炽热无比,白皙

地肌肤开始泛红。阴道里淫水犹如洪水爆发一样不断流出,搞得两人交合处一片

狼藉。晓玲喘着粗气没多久已经累的快不行了,但是这种感觉又让她实在无法自

拔,不舍得停下来。宾也往上顶着,晓玲浑身哆嗦的高潮了,闭住眼睛趴在宾身

上疲惫的说,「不行了,让我先歇会。抱我去卧室吧,这里你使展不开。」

一个颇为好笑的理由。「好啊,我来。」

宾抱起晓玲往另一间房间走去,晓玲的唇在宾的脸上摩挲。宾把晓玲放在大

床上,翻身抚住晓玲的腿压在身下用力捅进阴道,然后缓慢的一次次深入浅出,

她的面部表情丰富颇为滑稽的表现出这缓慢的快乐进程。当宾尽根没入时晓玲的

身体里像被打进了个楔子,气憋得两眼圆睁凸出,腹部充气平滑,随着宾的拔出

又似抽干了体内的灵气,双眼无光,两颊收紧,肚皮凹陷,周而复始,有意思!

宾继续大力加快冲刺,一会晓玲面色涨红又高潮了,她已到了极限,开始面露恐

惧,两手推在宾的身体上想借着力量往床头退,减轻宾冲击的力度。宾这时候也

到了高潮,没有理会晓玲的躲避几次狂顶,也在热流中喷出,晓玲翻着白眼倒嗤

着出的气。待晓玲恢复过来,更夸张的感动的流着眼泪说,「我要是能碰上像你

这样的人结婚该多好,嗨,千不该万不该离什么婚嘛。」

就像要把肠子都悔青了一样,三十多岁的女人没了渴望的性生活的痛苦溢于

言表。

电脑装机软件

仙魔劫破解版

方舟指令

群英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