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湿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白兔白03

发布时间:2021-01-20 12:46:32 阅读: 来源:加湿器厂家

第三章

依旧开着玩笑说些污污的话

兔兔一如既往的开玩笑,说班长好怂让你肏都不敢来肏. 我也会刻意辩解几

句,甚至边辩解,边肏兔兔。

兔兔在群里肆意的撩拨男人们的情欲,却又总是点到为止。

大家都以为她只是一个嘴炮兔,不会动真格的,所以也就不会死缠兔兔。

这样兔兔在撩逗和撤退之间,就游刃有余。

我想,我肯定不是第一可以品尝兔兔肉体的人。除了我,应该还有别人。而

这些人,都会知道,其实兔兔不只是嘴炮而已。

某一天我社区认证了,非常高兴。就跟兔兔多聊了点,说了很多淫荡的话。

最后我问她,今天在家住吗?

她说,在啊。

我问,你老公在吗?

她发了大笑,先嘲笑我色,后问我想干嘛,后来又说不在。

我说,那我去找你啊。

她说,你别来。

我五分钟后回了个,好吧,,她解释说,今晚要出去玩儿,估计很晚才能回

家。

我说行吧,那我就不去了。

但是,越是如此,越不得不去,她出去玩儿,怕是借口而已。实情如何,且

看我实地探查一番。

我偷偷摸摸到兔兔家,敲她的门。

兔兔开门惊讶的问我,你怎么来了?

我进去之后发现,她正在梳妆打扮,身体大半赤裸。

我说,想你了呗,怎么,我今儿不能来吗?

她突然脸颊通红,说,不是,只是,一会儿还有人来的。

我调侃她说,我的兔兔真是个欲求不满的小骚包呢。

兔兔听我这么说,就赌气跺脚,说,一会儿那个人就来,我可那你怎么办啊?

我说,哦,那我们先赶紧来一炮呗,打完我赶紧撤不就完了吗?

兔兔只得应允,她匆匆来到床边,撩起裙子,内裤都没有。

兔兔回眸一眼,对我说,快来,打完了你得赶紧撤。

我非常兴奋,毫无前戏的刺啦啦插进去,故意用不太刺激的动作肏兔兔。因

为刺激不明显,所以我也就迟迟不射。

二十分钟之后,兔兔急了,为了让我赶紧射,她跪下去给我吞了半天。

正吞的时候,来人了。

在外面,大声的喊兔兔,开门!

我问是谁?兔兔说,是我老公回来了。

兔兔指了个柜橱,让我去那儿躲起来。

行吧,也只好如此了,我就躲到了那个柜橱里去了。

通过那柜橱的门缝,可以看得见他们在床上的大部分动作。两人毫无前戏,

好像什么都轻车熟路,轻轻松松就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看着那个人在兔兔身上一阵耸动,兔兔叫床声很委婉,大概是因为我就在近

处偷看偷听,她不大好意思吧。

她那种略带娇羞的样子,竟然有几分小女儿态,分外惹人怜爱。

这两人一番折腾之后,又来一阵敲门声。兔兔和床上的人,都并不慌张,相

反他们冷静的出奇。

兔兔对床上的人说,他来了,你快躲起来,说着也把他塞进了我藏身的柜橱

里。

进来后,他先是一愣,随后就淡定下来了。嘿嘿一笑,跟我解释说,不用担

心,,我是大仙,巴拉巴拉……

大仙?为什么会是这个模样,怎么说呢?跟我预想中差别很大。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声音好熟悉,我印象中的大仙,完全不是这个

模样。

后来进来的人,高大雄壮,大仙悄悄跟我说,这是花姐。

花姐?我往外看了几眼,看的仔细些,发现花姐并不胖,但很精壮,一副练

家子的模样。

花姐来了也并不多话,直接问,骚兔想要什么头衔?

兔兔说,我还没想好呢,想玩儿边想吧,一会儿再跟你说。

花姐说,那就要看你伺候的怎样了。如果伺候的好,我把群主好给你。

兔兔哈哈大笑,说我对这些其实并没兴趣,只是说起来很好玩儿。像是在交

换一样。其实,我只是想在被你肏的时候有个由头。

花姐说,这就是由头,我自然知道。快开始吧。

花姐站在床边,兔兔爬过去,解开了花姐的腰带。

看的我心中暗笑,说这兔兔也真是厉害,一个晚上伺候三个男人啊。

后面我也就不看了,毫无疑问,先是一顿猛啃,随后是啪啪啪。

花姐也真是生猛,最后他把兔兔挂在他身上,一下一下颠着插,兔兔看上去

早已经全身酥软,任凭花姐抱着她瘫痪在花姐身上。

她的呻吟依然是略带收敛,嘤嘤宁宁直到花姐发射。花姐发射之后,依然抱

着兔兔在他身上又挂了一会儿。

兔兔凑近花姐的耳朵,轻轻的说了点什么。

花姐听完哈哈一笑,说好吧,没想到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然后他把兔兔放了下来,穿好了衣服。

花姐边穿衣服边说,今天是没空,没法跟你一起玩儿兔子了,我还有点事,

着急赶回去。第一回见面这么仓促,我也没带什么东西。

他摸了摸兜里,摸出来一盒软中华,说,看你在群里说你喜欢这个,我正好

也喜欢。班长,这个送你了。

我听花姐这么说,也就不必藏了,就只好出来接过了烟。

赞叹道,豁!好烟啊,虽然我戒烟了,但既然是花姐送的,我不放抽完这一

盒再重新戒一次。

花姐说,少抽是好事,但确实没有别的东西了,暂且那这个吧。

花姐说着就离开了,撂下一句,我有事,先撤,你们继续,以后有机会一起

哈。

兔兔说,我想好了,头衔给我改成「特污兔」

花姐应了一声,就风驰电掣的离开了。

我问兔兔,你都这么收买花姐的吗?用你的肉体交换女管理或者头衔?

兔兔说,可不是,我这么鲜美的肉体如果不趁年轻买点东西,岂不是亏?哈

我说,你说的有理,哈哈。花姐一会儿人就会给你改吗?

兔兔说,不会,这样太明显了,要等明天,找机会在群里挑头说一下,顺便

要个头衔。

我说,那我也顺便要一个好了,我要个啥,我要个一时兴起最好。

这时候大仙也出来了,我就问,大仙对头衔感兴趣吗?

兔兔哈哈大笑,大仙则顾左右而言他,弄的我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大仙问我说,怎么?还继续吗?来个3P?

兔兔说,可以啊,班长你说呢?

我想了想,刚才花姐已经射进兔兔阴道里了,这种情况下,我的兴致就不很

大了。

我说,算了,刚才已经玩儿的挺开心了,我也先撤了,再晚了明天就起不来

了。

我把花姐给的烟,揣兜里,就离开了。留他们两个在屋里,不知道当晚搞出

了什么动静。

在回去的路上,我越想越不觉得不大对,大仙说话竟然是这个语气,我极其

不理解,这反差好大!兔兔又为什么叫他老公。

我问了问兔兔,兔兔说,喊老公这样安全啊,和谁来都是这么喊,第一可以

避免喊错人的尴尬,第二开绕过老公的猜疑。

她的回答有点道理,但是我依然觉得,有些地方怪怪的,有点违和感,但是,

具体也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对劲。

第二天,果然兔兔很轻易的抓住了头衔的话题。群里也就掀起了个要头衔的

小高潮,已经有头衔的统统换了一遍,而像我这没有头衔的也给加了一个。

群里氛围欢快,大家说着兔兔肯定给花姐卖屁眼了。然而谁也都只是说说而

已,并没有谁当真。

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确实是卖了,不过卖的并不是屁眼,而是前面那个。

我后来问兔兔,兔兔说,每次换头像或者给管理,都是因为头几天花姐光临

过她的肉体,如果以后又看到花姐给她换头衔,多半,是因为前几天她向花姐出

卖过肉体。

兔兔随后补充说,虽然她对头衔并不感兴趣,就算不和花姐来一炮也能有头

衔,但是那样她就不会有快感,她觉得这样一炮一头衔,有一种仪式感,她说很

喜欢这种感觉。

两个人一旦开始亲近,就熟悉的很快,本来为约炮而约炮的交往,没想到后

来越聊越熟悉。

和兔兔的关系,本来是言止于炮,并无他想,但随着深入的沟通,逐渐的开

始无话不谈了。

两个人能够相处融洽,并不在炮本身,而在于炮外。也好多人约炮并不看重

关系融洽,看重或不看重,并没有高下之分。

有的人容易养熟,有的人怎么养都不熟。并不是养不熟的人就差,只能说是

人各有志,仅此而已。

后来跟兔兔聊天,聊到姿势的问题,兔兔跟我说,最近在练瑜伽了,我当时

还想,姿势和瑜伽有什么关系呢,一念闪过,但也没有细问。

第二天的时候,和兔兔聊天,兔兔依然说了很多关于瑜伽的事情,搞得我有

点奇怪,但是又不明就里。虽然觉得不大对劲儿,但是说不上是哪里?

最后兔兔干脆直接问我说,我跟你说了这么久的瑜伽的事情,你就不想问问

为啥吗?

我说,我是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有说不上是哪儿。

兔兔问我,你知道瑜伽诞生的原因吗?

我说,那谁不知道,还不是为了身体健康吗?

兔兔说,那你真是太纯洁了。

我说,这有啥纯洁的?天下的运动都不是为了健康吗?

兔兔就哈哈大笑,问我说,那晚你来找我,半夜运动那么半天,也是运动,

是为了健康吗?

我说,那,自然是不一样的,那是为了快乐。

兔兔说,那就对了,瑜伽也是为了同样的快乐!

嗯?我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原来,,,我哈哈哈

哈我问兔兔说,你这是听谁说的?

兔兔发了不屑的表情说,这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你个井底之蛙!

我说,不可能吧,居然是因为这个?

兔兔说,你以为呢?说着发给我一张图片

我惊讶的目瞪狗呆,问兔兔说,那,现在这么多人都在学这个,难道?不会

吧,也许他们学的时候也并不知道。

兔兔说,怎么可能,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傻啊。我上高中的时候,就知

道这个了。

哈哈,我突然好开心,问兔兔说,那你练瑜伽,是为了什么啊?

兔兔说,那还用说,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些狼用的爽么?

我哈哈大笑,感到感到身体充满了欲望。

我问,教练是男的还是女的?

兔兔突然一愣,随后说,是男的啊。

我问,他技术好吗?

兔兔听我说这个,突然脸红了说,挺好的啊,要不怎么能当教练呢?

其中必有隐情!

我被兔兔这么一说,撩的性起。

于是当天我找了个时间,就悄悄过去找兔兔了,想一看究竟。

当我到了兔兔给我指的地方的时候,我发现这简直不像是一个练瑜伽的地盘,

倒是像一个私人度假小别墅,居然有人把瑜伽馆开在这种地方,这恐怕不是为了

盈利而是为了情怀了吧,因为这个地方相比于随处可见的瑜伽场所,太过豪华了。

学费都冲抵不掉房租的吧。

这样想着,我来到了三层,也就是兔兔练瑜伽的地方。

很奇怪,这个并不算大的地方,怕是练二十个人都容纳不下,不知道她们平

时是怎么练习的?

更奇怪的是,这整个空间空荡荡的,只有兔兔一个人正在练。另一个人则在

旁边辅导,大概是教练。

兔兔看见我之后,给我用眼神打了个招呼,随后跟教练低声说笑了几句。

教练朝我笑了笑,像对一个熟人一样。

搞得我很懵逼,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只好礼节性的笑了笑。

我心中突然觉得非常纳闷,我们难道认识吗?不认识啊,我确定没有见过这

个人。

更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个人相貌风流倜傥,气质倒是好像从前见过的一样。

既然没有见过,有气质这么熟悉,令我惊讶不已。甚至都在想,难道是上辈

子的朋友?这,,,

兔兔又练习了二十分钟,跟我说了一声,就去换衣服,男教练也跟了进去。

不一会儿,我就听得里面淫声四起。无论是啪啪声还是兔兔的浪叫声,都丝

毫不做收敛,显然他们并不在乎被我听到。

我心下纳闷,就走过去看,门都没关。

兔兔被干得花枝乱颤,头发散乱,抬头看到我后,就对我说,班长快过来。

嗯?我说,干啥?

兔兔说,来把你裤子脱了,我帮你含下你的东西。

咦……不行,还从来没有试过3P,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就落荒而逃了。逃

到了另一间屋子里。

留他们两个在那里继续干的热火朝天。

看到这情形,我也觉得很兴奋,就想把把关于兔兔的事情,写成一小说。于

是我在另一个屋子里手机码字。

一篇草稿都打完之后,又等了一会儿,他们两个才出来了。

这时候,男教练跟我说,既然都打了照面了,我也就不必瞒你了。

我,我就是大仙!

我心里想,难怪这气质这么熟悉!这身气质确实是跟大仙聊天时的感觉。

但是有很纳闷,我问道说,那天那个人也说他是大仙。这是怎么回事?

兔兔说,谁知道我那口子当时为什么那么说。他已经习惯了我这样,现在如

果不搞点刺激的,他都兴奋不起来,所以他也就完全不会限制我玩儿了。

过了一会儿,兔兔说,虽然我跟你说在学瑜伽,但是我对正规的瑜伽完全没

兴趣。我学瑜伽不过是随便玩玩儿而已。

我说,你随便玩玩儿来这么贵的地方学,也真是舍得啊。

兔兔哈哈大笑说,你真当大仙是瑜伽教练啊。他也不过是随便玩玩儿,这就

是他的家,随便空出来一层,当做一个瑜伽场地罢了。

大仙也是临时教我几招,也不指望我能学到什么程度,我也就现学现卖。

学会一个动作之后,就当场用这个姿势和大仙来一炮。

刚才那一炮就时用的下午学到的姿势。有时候花姐和大仙会一起教我,当然

教完就会一起玩儿。

兔兔瞥了我一眼,问我说,一起玩儿玩儿这事不用我细说了吧。

我说,我知道的,3P嘛,很刺激,但是我还没有玩儿过,有点不好意思。

兔兔,我现在也有点累了,否则现在就可以让你尝尝我新学的姿势。

兔兔狡猾的一笑,对我说,要不你跟我回家得了~

后来说道大仙的相貌气质真的好啊,我忍不住想问,大仙是怎么和兔兔玩儿

到一起的。

兔兔说,还不是师傅死缠烂打,弄得人家没法,只好答应嘛。

大仙哈哈大笑,说,兔兔逢人就如此说。我这徒弟净爱胡扯。

大仙问我说,知道兔兔为什么叫我师傅吗?

我说,知道啊,你是她上家嘛。

大仙说,那是原因之一,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是她姿

势上的师傅。我教给了她很多新奇的姿势。

我说,但是别人都一直认为叫师傅是因为社区账号的问题。

大仙说,那是自然,兔兔做这种隐蔽一直做得很好的。

我说,是啊,深有体会。每次都在床上边被弄得娇喘连连,边在群里说着怎

么你不敢来之类的话。

大仙哈哈大笑,说,真是因为这种感觉,我一直都很受用啊。

我问大仙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刚才还没有说完。

大仙说,其实有次群里一起聚,兔兔醉了,我就送她去酒店。

我说,然后你就把她?

大仙说,那倒没有,我又不缺女人,并没有太多欲望。再说又不知道她的想

法,怕伤了和气。我是在椅子上熬了一夜。

我说,那你,真的是牛逼炸了。

大仙说,哈哈,还行吧。结果兔兔醒了就一口咬定我趁她醉欺负她了。我也

辩解不来,哈哈,最后一来二去,竟然就逐渐成了这样了。

我说,那花姐是怎么被你们拉进来的?

大仙说,拉进来?想多了,并不是拉进来,是他俩在我之前,就早有情况了。

后来3P这种事,还是兔兔一手撮合来的。

我说,三人一起做这种事,开始的时候会有什么不适吗?

大仙说,这穷极无聊的一生,邂逅到什么情况都是一种新鲜,有什么不适的?

我想象着那个画面,大仙风流潇洒,花姐英武雄壮,兔兔通身白皙,云鬓深

垂,摇晃于两人之间,,,想着想着竟然突然来了想要一窥究竟的兴致。

于是我问他们两个说,直接看你们3P,我还不大好意思,但是又想看。你

们有没有,录像之类的?

大仙说,有的,都在兔兔那,你看也行,但不要拿走,所有资料兔兔保管,

我也不会动。

后来我和兔兔离开了大仙的家,回去的路上,我是硬了一路吧。

一路在琢磨,电视上放着他们3P的录像,床上我享用着兔兔的最新姿势…

可是,怎么车在摇晃,我晕哦,不是车在摇晃,是床在摇晃把我摇醒了,原

来是个梦……

兔兔的其他场景呢?

我还没有拿到啊兔兔和爷们老土曼巴糊糊的场景啊我还没有看到啊让我继续

梦下去吧。

但是不可能了无论我再怎么睡都也回不去那个梦了

诸位如有梦自行添加吧

只能如此了

水浒乱斗

装机必备软件下载

风之岛最新版

铁血沙城新版

相关阅读